国庆疫情之旅,小试南太行

国庆前一个月开始筹划旅行。子凌此时在内蒙某矿场打工,准备请15天的假和我出来玩。这次目的地是南太行,计划6~7天走完。

因为今年疫情状况不妙,我一直关注国庆离京情况。北京虽然没有封城,但政府提倡少出行。我心想既然是提倡,也不强制,那就不能阻挡我的脚步。谁料到,单位在放假前一周开员工培训,通知国庆不准离京,一旦因离京耽误上班后果自负(还强调,发现离京的话,单位有权解除劳动合同)。可是我票都定好了,所以计划不变,只能怪通知来的太晚。

装备大升级

上次太白山之旅结束后,我就把所有户外装备闲鱼处理掉了,一是因为资金短缺,二是因为户外装备使用频率低,在宿舍放着碍地方。领工资了正好升级一下装备。这次几乎所有装备都要换新,想着咬咬牙一步到位,就把花呗也用上了。这回真是下了血本。买的装备有:登山包、徒步鞋、帐篷、睡袋、登山杖、相机镜头、相机配件、各种MOLLE副包、登山手套、户外手表、手持GPS。

神秘农场登山包

最大的升级就是登山包。MysteryRanch神秘农场的Terraframe,50升的登山包。一直想有一个专业的重装登山包,刚开始看中了小鹰的重装登山包,但是外观比较光滑,没有过多的外挂系统(其实这样的更专业),但是顶不住神秘农场太帅了,即使买之前看了测评,说中间的背负扩展比较鸡肋,是为打猎准备的功能,但最后还是买了。

尝试了好多种装载的方法,试图把重心放在靠近背部的地方。无奈防潮垫这类东西就是应该原理背部的,安排确实有些困难。

因为最近还买了单反,我是打算带上相机、镜头以及三脚架的。

东西测试全部装上有20多公斤,属于重装了。试背了一下,感觉良好,但是根据库布齐和太白山的徒步经验,出发前感觉不可信,实际应该再轻一点,不然在疲劳状态下不容易保持平衡,也有受伤的危险。

所以再三考虑,加上郭焱劝说,我最终决定不带三脚架和小桌子。

登山鞋

破费一千多入手了一双LOWA军款徒步鞋,这是目前我买过最贵的鞋子了。不过是功能鞋,不算太奢侈。之前两次徒步穿的是迪卡侬的一双徒步鞋,跟了我好几年,一直穿到现在,是时候退休了。因为前段时间上班冒雨骑车经历了被雨水弄湿鞋子,所以下定决心这次一定要搞一双不怕水的。最后选了LOWA的全防水高帮徒步鞋,鞋底超硬,很适合登山。

帐篷

帐篷依旧选的三峰出,双人帐篷,换了一个系列。之前走沙漠那一款两头宽度不一样,里面放防潮垫会有一块是空的。虽然不影响,甚至说很人性化,但两头不对称总觉得很别扭,于是这次选了对称的。

其它装备

看上了佳明的本能户外手表,太阳能充电,支持GPS定位。正好之前我都没有手表,看别人都在用智能表,心痒痒,这回就买了。消息提醒、记步数、记心率这些基本功能都有,还有记录骑行、记录户外轨迹的功能,佳明本身就是做GPS的,这些功能自然用的顺心。

还有佳明手持GPS,虽然这次不算在太偏僻的地方徒步,但这类保命装备不嫌多。老板挺实在,告诉我,北斗定位完全用不上,这些都是国企采购才会花冤枉钱买北斗的,个人使用GPS的完全足够了。

有没有种死亡搁浅的感觉

子凌也升级了装备,但是他那边不方便收快递,就先买到我家,我再邮寄到出发的地方。到时他直接空手前往新乡,去取快递。

逃离北京

原计划提前一天,也就是9月30去新乡的,但是因为疫情,车票接二连三的被退掉。之前约好国庆一起离京的同事都叛逃了,最后就剩我和另外一个好家伙准备在国庆离京。

狠狠心,决定调休2天,在28号就溜掉。于是就这样“逃离”了北京。

虽然新乡目前是低风险,但是一旦变成高风险,回北京就是未知数,好一点的情况就是回到北京红码,坏一点就是没车回北京(我已经做好骑共享单车杀回北京的打算了)。

新乡,又名new york

新乡这防疫政策还是挺离谱的,不过也还好。我倒希望它严一点,要是有一例,我返京计划就泡汤了。

一出火车站,就是人山人海的景象,全员需要做核酸才让离开车站。没有隔离,全部人都挨在一起,就几个核酸点,看在是小地方的份上,可以理解。做核酸还需要付钱,也行吧,北京待习惯了,觉得核酸免费是理所当然的事了。

折腾了接近1小时,终于出了火车站。随手招了辆黑出租,前往宾馆。新乡的司机真猛,完全无视红绿灯,感觉这个城市已经没有治安了。不过物价也真便宜,黑车要坑我,收我20块钱“巨款”。20块钱在北京估计司机都不愿意载你。

住店

子凌先到的,早已在房间等候多时。他的装备我是邮寄到新乡的。他已经领到快递,在试装备了。

迫不及待的查看新装备

两个外乡来的土豪

老友相聚,自然要下馆子吃一顿。简单收拾了一下,到楼下找一间饭馆。新乡的物价真的便宜,两个人点了一大桌菜,才100多一点点。吃完饭,回房间继续整理装备。

子凌背着一个书包,穿一双便鞋从内蒙过来的。如果换上登山鞋背上登山包,书包和便鞋就是个问题。带上有点累赘,占用不少空间,还徒增重量。尝试了几次装包,最后决定鞋子不要了,直接扔了。书包套娃放在登山包里面,我的京东小手提也放进他的包里。

9月29日

采购气罐

早上起来准备去做个核酸,根据导航走到发现没开门。然后返回吃了卷饼早餐,小逛了一下超市买食材。核酸点还是没开,于是决定先买气罐,路上遇到核酸顺便做。

发现新乡有共享电瓶车,扫了一辆玩玩。

双人成行

高德找到一家老兵户外,几公里之外,骑电瓶刚好合适。新乡电瓶车还挺抢手,我刚下车进店,就有人过来想骑走我的车,还好设置了临时停车。后面子凌到药店买消毒水的时候,我在外面守着电瓶车,免得被抢走。

打出租前往起点,清水庄

采购完物资,整理好装备差不多快中午了。叫了辆出租,前往清水庄。由于地方偏僻,还是个女司机,一直在吐槽我们怎么跑去那么偏的地方,等下她不知道回去怎么办咋样咋样。从城区开到郊区,从郊区开到村里,再从村里开进山里,终于到了目的地。司机想收我们200元(高德估价100元),但想了想,司机大老远跑一趟不容易,就答应了。

正式开始攀登

刚开始还找不到路,因为清水庄只是个大概的地名,不是景区入口。下车点周围几户农家,不像是有徒步的痕迹。我们在村子里转了一圈,没找到能上去的路,但GPS显示路线就在脚下。一筹莫展的时候,我瞧见了干枯的河床旁草丛里的红丝带。红丝带的徒步俱乐部留下的,为后人指路用的。

这条路线真是隐蔽,要是没有看见那条红丝带,完全不知道怎么走,即使路线就在我们几米之外。

这次选择的这条路线的在六只脚APP上下载的,我把轨迹导入了手持GPS上,误差大概只有几米。路上只要根据红丝带和前人走过的痕迹来判断路线正确与否。

从一户农家的鸡棚子穿过去,小攀一段,到了正在修建的高速路底下。高速桥下是干枯的河床和巨石。

这段路有小段的悬崖峭壁,有个地方需要小跳跃过,旁边就是几米深的河床,一上来就这么惊险,不知道后面的路程怎么样。

穿越乱石堆,走过了高速桥下,又找不到方向了。因为修路,上面这一片地方已经推平,前人留下的路标都不见了,只能跟着GPS大概往前。

前行几十米,又看见了红丝带,瞬间安心许多,感觉有人走过我们就一定没问题。

路上看见不少屎蛋子,应该是有人赶马翻过山。同时也成为了我们的路标,看不见红丝带就跟着屎走。

漫长的攀登,中途多次怀疑是不是走错道了,怎么会有那么离谱的路线。沿着河床爬山真是从未有过的体验,道路全是巨石,大部分需要自己选择合适自己的攀登路线,跟解迷题似的。走错了要么退回几步选另一条路,要么硬着头皮“推进”回正道。身上的背包无比沉重,我开始后悔带什么单反了。

有几处巨石的高度到我腰的位置,我背着40斤的货物,身子趴在石头上,伸腿一点点往上蹭,也管不了石头上成堆的屎蛋子了,登山杖一甩直接上手爬。

一直爬到下午4点多,到山腰一处平台,卸下背包,休息。往山下望去,还能看到我们出发的那条公路,爬了这么远,有点佩服自己。

看到下面的公路了吗,我们就是从那爬上来的

快接近山顶遇到一老头,七八十岁了看样子,一根拐杖,穿着拖鞋,在这悬崖峭壁上放羊。这么大年纪,真担心他一不小心摔倒。问大爷到山上还有多久,大爷说的什么没听懂,可能是方言。

上面这段路是用扁平的岩石堆砌出来的台阶,很难想象,这工程究竟是怎么完成的。肯定不是政府出钱弄的,因为这里不是景区,也不是正常的道路,山下下面还是河床呢。平时这条路估计只有村民放羊的时候会走。如果是村民自己建的,那得需要多少人力多少时间才能办到呀。

爬到山顶更让我震惊,这原本是山,硬生生用石头堆出了平地,堆出了农田,还有一座石桥,桥下不是小溪小河,而是峡谷。这工程量,应该是村庄好几代人的劳动成果吧。

云岭人家买水,旁边扎营

不知为啥,一路特别口渴,走两步就想喝。中途遇到水管引下来的水,接了两瓶。等到云岭人家的时候正好喝完。路上看见广告,这云岭人家应该是个农家乐,晚上我们还要做饭,需要水,便去云岭人家买点水。

那是几户农家组成的小村子,周围种了作物。不止一户农家乐,整个村大概有两三家。我们过去的时候,看见一位老太太在做饭,旁边还有个老爷爷在屋子里看电视。他们说的是河南方言,好在当时正好有一桌游客在这吃饭,帮我们翻译了一下。我们说要买水,然后老爷爷叫我们进屋,从他的衣柜里翻出了矿泉水。山上没有信号,于是又连上他们的WiFi才付了钱。令我惊讶的是,他们的矿泉水才卖2块钱,真是良心,要是景区这地方不得卖个20块钱。老太太又问我们要不要在这吃饭住宿,这还有空房间。我们说不用了,我们准备自己煮东西吃,待会还要往前走,于是老太太提醒我们准备天黑,路上小心。

单位久不久会在群里要求每个人报自己的核酸,我从下午开始登山就没信号,一直到现在好巧连上农家乐的WiFi,群里就发起了接龙。真的好巧,如果今晚没有WiFi,我偷偷离京怕是要被发现。

想着天色不早了,干脆就在村子旁边扎营,要是扎营点够近的话说不定还能蹭WiFi。

趁有网,发了个朋友圈,屏蔽掉了办公室关键人物,没写文字,怕日后事情败露,留个解释的余地。

晚上一直在关注疫情发展情况,感觉有点不妙,北京疫情越来越严重,听说河北进京都红码了。如果新乡出现一例,我红码就回不去了。

速速撤离

早上还是决定回去,工作要紧,饭碗不能丢,收拾行李准备撤退。

昨晚天黑选的扎营地,早上发现景色还挺美,能看到峡谷对面的房屋。

农田的尽头就是山崖,后面就是云朵。这是一座建在山顶的村庄,现实版的天空之城。

俗话说的好,上山容易下山难,昨天辛辛苦苦爬上来的山,今天又要下去。坡度极其陡峭,我们几乎是屁股坐在地上滑下去的,因为要是不小心往前摔,人就滚下悬崖了。

早上八点下山,中午12点就到了清水庄。下山路上才发现,昨天我们走偏了,没看到红丝带,正常的路在河床旁边,而我们走的是地狱级别的河床中心。

包车回辉县

看见一户人家院子大门敞开,进去问包车回辉县多少钱,2人120。

司机一口河南口音,勉强能听懂,在车上聊了起来。他得知我们从北京来,说他小孩准备去北京上学,问了问我们北京租房多少钱,工资多少钱。

便宜的出租车

从辉县打车回新乡,竟然只要10块钱,一人10块钱,一车要拉4个人。我们着急走,司机说那你们得给20,那20就20,赶紧出发吧。看来新乡这边物价是真的低,20块钱已经是巨款了。

当晚直接回北京

原计划下山在新乡住一晚,第二天赶回北京。回到宾馆洗了个澡,一想今晚做啥呢,好像啥也干不了,干脆直接回北京吧。一查车票,刚好7点有一班高铁,赶紧订票。点外卖吃了晚饭,散步到旁边的市医院再做了个核酸,虽然里上次核酸还不到48小时,但保险起见。

这次的行李,我就背了点基本的东西回去,剩下的物资交给子凌寄到北京。反正子凌请了15天的假期,还得在新乡待一段时间。

打车到新乡东站,到北京的一律走特殊通道,严格检查北京健康宝。我显示的核酸结果甚至还是在北京做的。

晚上到了北京,没弹窗,那么这次旅行就当无事发生吧。等疫情结束了,再去挑战南太行。

发表评论